都灵裹尸布:人类史上最完美的犯罪

yabovip2019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dsl.com/,都灵

即使不是宗教信徒,想必也知道著名的都灵裹尸布,这块背景上显现着依稀可辨的双面人像的亚麻布,因号称曾经包裹过耶稣的尸体,从而在长达6个世纪的时间里被视为“圣物之王”。借助现代法医和物证技术,人们终于揭开了它的真正面目——可以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诈骗案的犯罪工具。然而当科学遇到信仰,犯罪也会被原谅。

1355年,法国利瑞市的一个小教堂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块长14英寸,宽3英尺多的斜纹亚麻布。在它深褐色的背景上依稀可见一个双面人像,即一个正面,一个背面。今天,我们可以借助现代摄影技术让裹尸布上的人像痕迹清晰地展现出来:一个几乎有6英尺高、长发裸体长着胡须并且闭着眼睛的男子,双手交叉放在腰部,右脚微翘;左胸部靠近心脏的位置、双腕、双脚处各有一个很大的开放性伤口;背部有许多类似鞭打造成的条纹状损伤。所有这些都让人不得不意识到,这与圣经中描述的耶稣受难故事完全吻合。

教堂的创始人德沙尔尼家族——并没有宣称这就是当年包裹救世主耶稣基督下葬的布,只是将其称为“很像”或“代表”裹尸布的东西。然而在1453年,德沙尔尼家族的一位成员将这块亚麻布遗赠给了一个意大利的皇室家族,这一事件改变了这块布的命运。1464年,未来的教皇西克斯特斯四世自信满满地说:“这块布染有基督耶稣的鲜血。”不久后,他还为这块布设立了一个斋日。从此人们便相信,这就是包裹基督下葬的布,它上面的双面人像,就是基督耶稣最后的样子。1532年,一场火灾让这块亚麻布受到了一点损害。当时这块布被放在一个纯银质地的圣物盒里,火灾发生时,人们迅速将它取了出来,但它还是受到了一些损坏。两年后,一群修女对它进行了修补,并增加了一块衬料弥补火灾对它造成的伤害。1578年,这块布被转移到都灵天主教堂中一个专门为它修建的小教堂中。从此,这块布再也没有离开那里——即使1983年,布的所有权转移到了梵蒂冈,但它仍然静静地躺在都灵天主教堂,只有极少数情况才被拿出来示人。1998年,这块布曾被拿出来展览,短短8星期内,多达300万人列队瞻仰了它,甚至有人因太过兴奋而窒息昏迷。此后至今,这块神奇的亚麻布再也没有被公诸于世。

那么,这块裹尸布究竟是不是真的曾经包裹过耶稣的尸体?布上的神秘双面人像是怎么形成的?这些问题从这块布出现在世俗社会起就不断有人提出。最早提出质疑的是当年裹尸布出现地区的主教皮埃尔-达西斯。他在裹尸布出现几年后便给当时的教皇莱芒七世写了一封信,控诉利瑞市教堂“出于贪婪和私欲,采用欺骗手段为教堂获得了一块画有图案的布,虚假地称这就是当年用来包裹耶稣尸体的布”。然而,皮埃尔的质疑并没有影响裹尸布一步步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圣物。当然,在此之后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仍然有人不断对裹尸布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这些质疑主要是常识和经验方面的:首先,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裹尸布“失去的岁月”上,即从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到裹尸布出现在法国那个偏僻小镇之间长达1300年的时间,这块布在哪里,没人能说清。其次,人们很难想象仅仅用一块布紧压住一具死尸可以产生如此完美的人像——二维的织物被从三维的人体上揭下来,比例和扭曲等问题一定会立即显现出来,然而这块布上的图像却太完美了,以至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最后,人们的质疑并不是无来由的。要知道,裹尸布出现的时代,是一个假冒圣物泛滥的时代,很多人靠制造假圣物发家。而这块裹尸布也给它的所有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当然,有质疑者自然就会有捍卫者,很多人不遗余力地论证裹尸布的真实性,不过在科学技术尚不发达的时代,无论质疑还是捍卫,都只能从经验到经验,从一种想象到另一种想象,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更多的人选择相信它,因为信仰。

现代科技检验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相信科学可以让遥远的谎言现出原形。于是,这块裹尸布便成为了法医物证技术发展的见证者。

第一个采用科学方法对裹尸布进行分析的是法国解剖学家德拉热。他与助手通过显微镜对裹尸布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研究,并宣称对每一平方毫米都进行了仔细观察。1902年,德拉热对外宣布了研究成果:裹尸布上有人类血液的成分,并且其上面的人像是人体的血液、汗液以及涂抹尸体的香料所造成的;从解剖学的角度看,人像和伤口毫无破绽,不可能是艺术家伪造的。德拉热毫不犹豫地总结说:这块裹尸布包裹的正是耶稣的遗体。德拉热的推论其实站不住脚。要知道,裹尸布在16世纪曾经遭遇过大火,尽管没有被烧毁,但高温会分解血液中的蛋白成分,因此,即使裹尸布上有血,在经过大火高温后,也不可能再被检测出来。如果德拉热真的检测出来了人类血液,只能说是之后被人为添加上去的,比如说一代代朝圣者用病体的触摸。

在德拉热之后,一个叫叙尔泽的犯罪学家使用法医考古学的方式对裹尸布真实性进行了论证。叙尔泽声称自己从裹尸布表面刮取了58种不同的中东植物花粉颗粒。这一结论给了那些声称裹尸布没有到过法意边界以东地方的人致命的一击。

不久后,应都灵裹尸布学会的请求,英国法医病理学家卡梅伦教授对裹尸布照片进行了病理学分析。卡梅伦教授认为,裹尸布人像得肩胛骨上有很深的擦伤痕迹,揭示了十字架横梁与竖梁之间的角度,人像身体上有被鞭笞的痕迹,与当时罗马人所使用的一种短柄鞭子吻合,人像的面部特征表明他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上述两位专家的论证也都无法为裹尸布的真实性提供强有力的支撑。首先,叙尔泽的学术信誉极差——1983年,由他确认为真实的《希特勒日记》被证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作剧,人们甚至怀疑,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故意将花粉混入到鉴定样本中去了。其次,卡梅伦并没有提供更为详细的论证理由,并且他自己也承认,他所论证的那些并不能证明这块布就是用来包裹耶稣尸体的东西。

1988年,都灵裹尸布学会终于同意从裹尸布上取下一小块材料,委托三个世界顶级的实验室——瑞士苏黎世、美国图森、英国牛津——对裹尸布的制作年代进行碳原子年代测定,这必定可以解开裹尸布的真实面纱。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技术依据的是放射性原子的半衰期。在某一物体内某一放射性元素所有原子的一半退变为稳定原子的时间称为半衰期。通过计算任何一个含碳物体内碳14原子的数量,我们可以得知它的年龄多大或者死于什么时候。碳14的半衰期是5730年,通过它我们可以测定大约5万年之内的物体年代,超过这一时间期限的物体年代需要用半衰期比碳更长的钾或者铀同位素测定。1988年4月21日,都灵大主教巴莱斯特雷罗授权意大利显微分析学家乔瓦尼从裹尸布上取下了一小块布条。不久,三个世界顶级实验室分别给出了它们的结论。令人惊奇的是,三个实验室给出的结论完全相同:裹尸布上的布条是1260年至1390年生产的。也就是说,这块布是在耶稣死后1000多年后才被生产出来的。

尽管此后,仍然有人对鉴定方法以及样本提出过质疑,但是这些质疑都不足以推翻碳14年代测定的结果。都灵裹尸布的真相大白天下——它是一幅中世纪的绘画作品。结论借助现代科学技术,我们终于可以还原裹尸布的历史——700年前,一位画匠在亚麻布上绘出了一幅基督受难图,经过一系列各怀心思者的包装与宣传,这块布成为了宗教领域的圣物之王,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人。

时至今日,它的面目已经揭开,但仍然有无数人相信它就是耶稣的裹尸布,这充分说明: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情。裹尸布的制造者充分认识到了精神信仰上的需求足以让人类对真相不予理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ext Post

意大利首都是哪个城市(意大利首都米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dsl.com/,都灵 意大利首都是罗马。意大利位于欧 […]

Subscribe US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