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独家对话蒋立章:连通格拉纳达和重庆力帆 以低成本运作为足球产业造血

yabovip2019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dsl.com/,西甲格拉纳达

蒋立章首次面对财经媒体,将个人进军足球乃至国际主流体育项目的商业思路及创新模式和盘托出,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长达1个多小时的交流中,谈到每个收购案背后不为人知的点滴,蒋立章如数家珍。

蒋总太忙了,过的是空中飞人的生活,我们也经常联系不上他。长期在中国和欧洲之间奔波,想要约到蒋立章,有时可能需要一点运气。直到采访前一天,公司才告知,蒋总刚好明天在国内,你来吧!于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匆忙订了机票。

双刃剑体育公司(desports)位于上海普陀区一幢写字楼内。走出电梯口,记者远远就看到一堵白色砖墙,印着desports的公司Logo,风格简约。前台左侧是皇家马德里俱乐部全体球员签名的球衣,被裱起来挂于墙面,右侧则摆放着一台桌式足球,从进门起,体育公司的气息就扑面而来。整个办公室呈开放式布局,清一色的年轻人。

半小时的等待后,记者见到了蒋立章–黑框眼镜、黑色POLO衫加黑色中裤,白色运动鞋,看起来精神奕奕,虽然刚从机场赶来,却看不出一丝倦容。

这是蒋立章首次面对财经媒体,将个人进军足球乃至国际主流体育项目的商业思路及创新模式和盘托出,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长达1个多小时的交流中,谈到每个收购案背后不为人知的点滴,蒋立章如数家珍。

NBD:足球是个烧钱的行业,切尔西、曼联背后都是世界顶级富豪的资本支持。您个人完成了对西甲俱乐部格拉纳达的98.13%的股份收购,对格林纳达的投资,您有没有规划?

蒋:说实话,我不是(切尔西老板)阿布,我投资俱乐部纯粹是因为我们的商业逻辑。2014年底,我们公司最早出去跟俱乐部谈,一开始是谈英超,包括现在的阿斯顿维拉、西布朗维奇等等,见的都是老板级。但那个时候不论是我们的财力还是我们的想法,都不太成熟。2015年,我们锁定了英超、意甲、法甲,后来我们接触到意大利波佐家族,最后敲定了西甲格拉纳达。

为什么要收购足球俱乐部?我个人认为,这背后的第一个商业逻辑就是,过去中国足球处于边缘地带,如果要做足球,就要进入别人的核心地带;第二个,我为什么收格拉纳达,因为格拉纳达它是中小型的。现在中国懂足球的不多,真正的团队也很少,所以你给我一个大一点的俱乐部我真的驾驭不了,中小型的我还可以控制住并借此学习一下。我们希望通过格拉纳达这个足球俱乐部,去学习、了解、尊重足球的一些规律,虽然它小,但五脏俱全。当然了,我本人也是非常热爱足球的。

蒋:会用资本的力量。我先个人收(购),收(购)完之后,我们成立了一个当代明诚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未来很多俱乐部都会归结在这个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我也是这个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的股东,整个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的发展,未来是我在负责的,包括可以透露的,我们已经邀请了一到两名在足球界非常有名的人参与到这个足球俱乐部来统筹规划。

NBD:关于西甲格拉纳达俱乐部,其实外界还是有一定担心,因为格拉纳达是处于刚刚保级的水平,如果降级,对你投资有没有影响?

蒋:我们在收这个俱乐部的时候,它就处于降级边缘,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降级了就重新打回来。

有幸的是,我们进去之后,从体育总监到总经理,呈现出一种欣欣向上的氛围。当然,有一些历史的问题,比如说有媒体报道说走了好多球员,那是因为波佐家族之前通过球员的买卖关系,有一些遗留的问题必须要把球员带走。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体育总监是皇马以前的体育总监,包括我们最近签了一个南美解放者杯的厄瓜多尔国脚(何塞安古洛)24岁,很多人抢他。热身赛5场,我们的成绩是3胜1平1负,整个球队展现出来的面貌是非常好的。我有信心,今年肯定会跟往年不一样,我们也没有进入欧冠的这种决心,至少我们给自己定的一个目标,是早点实现保级。我们现在用我们力所能及的预算范围,用正确的人、买正确的球员,然后使球队的成绩能够一步步往上。

NBD:您以个人名义入股明尼苏达森林狼队,成为NBA史上首位中国股东。此次投资占比并不算大。这是您个人玩票之举,还是看到了篮球市场的潜在机会?

蒋:我的投资占比是5%,球队股东现在就是3个人,在我进入之前,森林狼老板格伦泰勒就占了90%。其实谈过很多NBA球队,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接触到森林狼。最重要的是,森林狼的老板今年已经79岁了,而且他是NBA老板联盟的主席,他在整个NBA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他身上会学到很多东西。

投资NBA,肯定是因为看到了篮球的潜在的机会。我的团队是一个市场化、国际化的团队,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整个市场的卖点在哪里。

当现在很多人做足球时,在2015年终我们在欧洲做足球布局的时候,我们就想到了篮球。说到篮球,NBA肯定是最高的殿堂,那个时候就跟NBA进行沟通,其实我们是有这种市场化的脉络,才促成了我们想去做篮球。

我们可以预见得到,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篮球会成为新的一个风口,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风口来临之前,抢占我们的资源。

蒋:比如我们跟(现曼城教练)瓜迪奥拉合作,我记得是2014年11月份第一次见面,感觉(他)高高在上。首先,你是以一种谦虚的状态去跟人家学习,必须有这样一种心态,不是说你有钱你就怎么样,你还是要去学习,;第二,你要热爱体育、懂体育,这是基础。热爱体育,才能够产生共鸣;第三,你要表现出你的专业性,人家可以从你的口中或者从你的身上学到东西;第四,你要给人家提供增值的服务,比如以前他不知道我可以做版权,我帮助他跟PPTV和苏宁合作了西甲版权;最后一点,因为毕竟是两个国家,在国际化过程当中,你跟人打交道要宽容,要有足够的胸怀去包容。

说实话,有些时候你跟海外客户沟通,法国人有法国人的一套,西班牙有西班牙的一套,这些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你需要站在别人的角度,站在别人的文化中去想,然后再放回到自己的位置,你要用自己一种宽容的心态去面对他们,去拥抱他们,可能有些时候就融合了。

NBD:之前媒体报道,重庆力帆球员冯劲与另一名球员王梓翔将加盟西甲格拉纳达足球俱乐部。但格拉纳达主教练却说完全不知情。您对此有什么回应?

蒋:当时我们没有说过要去一线岁,他怎么可能去一线队?是一些媒体在断章取义。

欧洲足球整个体系跟中国足球还是不太一样的,主教练上面有一个体育总监,所有的教练都由这个体育总监来管,他制定整个球队的一线队、二线队、三线队。当然,一线队是最最重要的。

最早,主教练也是我们团队选择的,在选择主教练时,我们非常清晰地告诉他,当你做完足球的事情、当地的事情,最后你必须要为中国足球做点事情。毕竟每一个主教练都有自己的性格,我觉得很多时候要多沟通,后面我去了一趟格拉纳达(球队),跟格拉纳达(团队)聊了很久。格拉纳达主教练说,原来你的想法是这样子的。

大家聊开了,事情就过了,而且事情是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现在我跟主教练帕科赫梅斯已经成为好兄弟。

蒋:中国的球员现在过去肯定不能成为主力球员,因为没有那个实力,我们运作足球,应该尊重足球规律,我们的理念是:第一,你要尊重足球规律。说实话,中国对足球的理解肯定比欧洲少,理解得不够透,所以我们会尊重这一套东西;第二,我们要尊重本土规律。格拉纳达的球队是属于格拉纳达的,我们要尊重当地的这种文化,我们的目标是要挖掘格拉纳达当地的球员,使这些球员能够进入到格拉纳达球队,为格拉纳达球队进行比赛;最后,如果有可能的话,帮助中国球员进入到格拉纳达的球队。

当初格拉纳达为什么能够接受中国,中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背后这么大的市场!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力所能及地运作中国的球员过去。现在王梓翔、冯劲过去了,同时,我们有一个国少队的球员,才17岁,也马上会过去。我们的一线队、二线队、预备青年队,每一个体系、每一个队伍里面都会有中国球员。越到后面,比如说12岁、15岁,如果有一些好的球员,能够通过他们的努力不断地打上来,打到二线队,最终实现一线队,我们希望形成造血机制。现在冯劲过去会随一线队进行训练,有可能的话就会踢上一线队。

NBD:中国资本都在出海找机会的时候,你反而把目光放在国内,和中超俱乐部合作,你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蒋:我们一直说的是国内跟国际的联动,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的商业模式有两个维度:一个维度是中国智造,我们希望能够制造出一批球星出来,然后能推动整个中国足球产业往更加健康化的路径去发展。现在中国足球的明星有正面的形象很少,中国足球需要进一步发展,它需要一个英雄,它需要明星来推动,让更多的人热爱足球,踢上足球。我们希望借国际和国内的联动平台,制造出一些球星来。所以,当我有格拉纳达的时候,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要运作一些中国现役的球员过去,现在中国每一个球员都很贵的,几千万,乃至于可能还有上亿的,这个根本不值。

这个时候,肯定要找一个中国的足球俱乐部来合作,合作的目的就是以相对低的代价运作一些球员出去。比如说重庆力帆,我运作冯劲出去就不用花钱,类似以一种中介的方式让他出去。

如果能够形成这种联动平台,不仅仅是球员,还可能涉及教练。现在中国足球有一个问题,确实苗子很多,但是你如何发现苗子?如何培养苗子?缺少教练。这个平台就是让好的教练能够成长。

还有一个是管理人才,中国的俱乐部现在不是一个俱乐部,而是一个运动队。俱乐部它是一个体系,比如体能体系、技术体系、数据体系等等,这些我们要学习。如何学习?肯定要把别人的东西引进来,你要落地就要有一个国内的足球俱乐部来跟你配合。所以我们的逻辑就是,当我们做了格拉纳达的时候,我们马上就想到要有一个国内的俱乐部来进行合作。

蒋:我个人认为,因为在尹(明善)主席的运作之下,重庆力帆应该说是中国足球的一股清流,我觉得尹主席真的是很有情怀的一个人,17年的付出,一直执着地做这件事情,不容易,这是值得所有中国足球从业者尊敬的一个长者。也正是因为有他这样一种情怀,我跟他接触之后,就觉得重庆力帆是最好的选择。17年来,他从没有拖欠工资,每一场比赛奖金按时发放,这是不容易的。

虽然俱乐部里面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基础的东西是好的,比如说情怀的东西是好的,你保住这种情怀,因为有了这种热爱,你在做各种各样决定的时候,就不会偏离轨道,就会往正确的路径去发展。我们未来跟重庆力帆的合作,也会保持这个情怀做这件事情。我们现在帮他们运营之后,整个球队越来越凝聚,大家齐心协力,所以说我们上场才能够打败北京国安,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新现象。

NBD:之前国内也有商界大佬在做类似的事情,包括采用这种国内跟国际联动的模式。但是成效可能不是特别好,我们现在来做这样的事情,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蒋:我们比较小,而且我相信我们是比较务实的,一步一步做好我们的工作,按照我们的思路去做,也许成功,也许不成功。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去做,万一成功了呢?

NBD:之前接盘欧洲豪门俱乐部的大多是俄罗斯、阿拉伯的财团,您觉得现在国际足坛涌现的中国资本跟他们有区别吗?

蒋:我觉得有很大的区别,因为俄罗斯的也好、中东的也好,其实他们通过这几年的发展投入,已经使得这些俱乐部进入正轨了,现在曼城也开始赚钱了,而且已经形成正轨。现在的世界足球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我们的意识里总觉得投足球俱乐部肯定是亏钱的,不对,现在已经开始赚钱了,而且你有能力可以去赚钱,这是我们首先意识要发生的一些变化。

第二个,我觉得跟他们不一样的,是背后拥有这么大的中国市场的需求,中国人这么喜欢足球,每一场比赛中国球迷都在看,很疯狂。这些中国球迷需要通道,需要出路,需要发泄,平台在哪里?那就是需要中国资本走出去,去打造属于中国元素的一些俱乐部,这很正常。

NBD:最后一个问题,现在体育产业是风口,很多资本都在争食这个蛋糕,和海外相比,你感受最深的是国内还有哪些不足?

蒋:第一还是专业性,缺少专业的人;第二,视野决定了你的格局、你的胸怀,所以不要老是站在中国的角度,你要站在全球的角度去考虑体育产业;第三,大家做事的时候不要老是从短期利益考虑问题,如果从长远的角度,大家齐心协力,可能整个中国体育产业会有更好发展;最后就是体制问题,需要我们这帮体育从业者本着初心,一步一步地去朝着好的方向改变。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ext Post

都灵足球俱乐部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都 […]

Subscribe US Now